徐娇家庭背景惊呆网友 徐娇父母真实身份揭秘

八卦


 

  徐娇1997年8月5日出生于浙江省宁波市,爸爸徐兆辉在港务局工作,妈妈吴满红从事旅游工作,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徐娇从小就是学霸,小学就读于杭州长寿桥小学,初中就读于杭州市启正中学,高中读了一年之后就留学美国,并且在美国念书六年。

 

  徐娇的爸爸驾驶一辆白色的两厢福克斯,他很沉默。徐娇的妈妈不施脂粉,笑起来很有教养的样子:“我们都是很普通的人,就在一般公司。”据说徐娇的父母都是做旅游业的,家境不错。

 

  徐娇的班主任陈老师说,她最满意的一点,是徐娇这孩子不张扬,不调皮。“她在我们这边三天两头上报纸,谁都知道她和周星驰演电影,但同学和老师都不把她当明星,因为她自己从不显摆。”

 

  “我到底吃哪个好,妈妈?看起来每个都很好吃。”“妈妈,好好吃哦,你尝一尝。”坐在甜品店里,徐娇满口妈妈。她的口头禅是:“对不对,妈妈?”她的妈妈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女儿讲话,很少打岔。她的父亲显然不喜面对媒体,早早离开。

 

  徐娇妈妈说,家里并不像外界猜想的那样拿女儿当摇钱树:“她的片酬我们没有动,我们会帮她存起来,等她长大以后交给她。我们家本来就过得比较滋润,搬到杭州完全是大人工作方面的变动,跟她完全没关系。”

 

  在妈妈眼里,徐娇是一个很乖很孝顺的孩子,“我不开心她会哄我,我病了她会说,妈妈希望你早点好起来。”

 

  拍完电影,妈妈觉得徐娇没有太大的变化:“她拍电影以来,我们一直跟她讲,不要骄傲,你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还是我们的孩子。我觉得她没有骄傲,反而成熟了,见了很多大场面,一个人面对记者提问,回答得很好,有时候还给我惊喜。”

 

  徐娇很小的时候就能早上起来自己准备早点,幼儿园的时候就能自己穿衣服。现在,徐娇一个月只向妈妈要20块零花钱,很多时候妈妈也会忘记给她零花钱,“小娇挺懂事,有时候看到一件衣服虽然喜欢,但她会说妈妈太贵了我不要。”

 

  徐娇的妈妈曾为她写过成长日记。后来放在抽屉里,被徐娇发现了,“她看到很感动,哭了。”

 

  在徐娇十岁的经历里,除了《长江7号》剧组,可能最重要的经历就在宁波“七色花”艺术专修学校了。

 

  “七色花”第一次招生,徐娇那个时候才4岁半,而报名的条件是7到14周岁。不过后来徐娇凭借在幼儿园学的绕口令和英语短句被破格录取。徐妈妈说:“我们当时也没想那么远,她本身很喜欢唱歌跳舞,我就觉得可以去锻炼锻炼,可以玩,因为现在的小孩很孤单。”

 

  徐娇每个周末在“七色花”待两个半小时,学习表演和主持。在她被《长江7号》选中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到“七色花”,不过直到如今,“七色花”学校的墙壁上还贴着徐娇的照片。

 

  徐娇在家里老爱演小品,讲故事。妈妈给她买的录音带,她天天听,听一两遍就能一字不漏背下来。在别的小朋友家里,总是妈妈讲故事,但徐娇却每天给妈妈讲故事。徐娇还学过两年硬笔书法,因为妈妈觉得“写一手漂亮的字是很重要的”。她还学了画画和跳舞。妈妈说:“主要以她兴趣为主,但书法是我让她学的,她自己不大喜欢。”

 

  徐娇拿过非常多的奖,她自己总结如下:“我从幼儿园开始就跳舞唱歌,参加比赛。最好的成绩是一等奖,双龙杯书画大赛全国金奖,讲抗日战争故事的比赛,一等奖。还有一个是诗朗诵,也是一等奖。第一次上电视,是表演《南郭笑传》,我是小主角。”

 

  在被告知《长江7号》最终选中徐娇之后,徐娇的妈妈觉得很意外:“当时小娇说周星驰来选演员,我一直给她泼冷水,反而是她让我出乎意料。我很为她高兴,同时也觉得不可思议。”

 

  “我知道这个圈子复杂,但是她这么小就有这样的机会,是人生当中难得的经历,以后的路很长,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还是尊重她自己的意愿”,徐娇的妈妈似乎抱有一颗“星妈”难得的平常心。


 

  徐娇1997年8月5日出生于浙江省宁波市,爸爸徐兆辉在港务局工作,妈妈吴满红从事旅游工作,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徐娇从小就是学霸,小学就读于杭州长寿桥小学,初中就读于杭州市启正中学,高中读了一年之后就留学美国,并且在美国念书六年。

 

  徐娇的爸爸驾驶一辆白色的两厢福克斯,他很沉默。徐娇的妈妈不施脂粉,笑起来很有教养的样子:“我们都是很普通的人,就在一般公司。”据说徐娇的父母都是做旅游业的,家境不错。

 

  徐娇的班主任陈老师说,她最满意的一点,是徐娇这孩子不张扬,不调皮。“她在我们这边三天两头上报纸,谁都知道她和周星驰演电影,但同学和老师都不把她当明星,因为她自己从不显摆。”

 

  “我到底吃哪个好,妈妈?看起来每个都很好吃。”“妈妈,好好吃哦,你尝一尝。”坐在甜品店里,徐娇满口妈妈。她的口头禅是:“对不对,妈妈?”她的妈妈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女儿讲话,很少打岔。她的父亲显然不喜面对媒体,早早离开。

 

  徐娇妈妈说,家里并不像外界猜想的那样拿女儿当摇钱树:“她的片酬我们没有动,我们会帮她存起来,等她长大以后交给她。我们家本来就过得比较滋润,搬到杭州完全是大人工作方面的变动,跟她完全没关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