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顶顶个人资料年龄简介 揭当年孤身北漂的故事

八卦


 

  28岁的萨顶顶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在她的身上你看不出一丝的犹豫与徘徊:不满终年走穴,她毅然改头换面,从名字到造型,从曲风到路线,完全不同的两种人生在她身上毫不留痕地分隔开来。也许你会夸她聪明,因为她的成功模式意外得更像是精心设计;也许你会骂她虚伪,但她的东方标签却的确令西方瞩目,令世人惊叹。但所有的一切,都被信佛的萨顶顶抛之脑后,究竟身后留下的什么,她情愿“由它去吧”,是骂声,她坦然;是祝福,她感恩。

 

  孤身“北漂”的坚强女孩

 

  1983年12月,萨顶顶呱呱坠地。她的父亲是河南人,母亲是内蒙古人。3岁时,萨顶顶离开父母,跟着外婆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市生活。萨是她外婆的姓,顶顶是她的小名。那里草原广阔,人们在蓝天白云下惬意地生活,一边挤羊奶一边大声唱歌。萨顶顶头发乌黑发亮,眼睛大而有神,如一个小精灵。

 

  6岁时,萨顶顶回到河南平顶山,从小学到初中,她的成绩一直很优秀。16岁时,萨顶顶如愿考进了当地一中的艺术特长班。高中即将毕业时,她有了想去北京闯一闯的念头,可是,父母坚决不同意。第二天天没亮,萨顶顶留下一封信后,便匆匆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


 

  从老家带来的3000多元很快花完了,萨顶顶便到一家家音乐公司去应聘。因为没有名气,又不是科班出身,所以她根本得不到试音的机会。这时,父母给萨顶顶汇来一万多元,她便“蜗居”在地下室潜心学习,为报考艺术院校做准备。为了维持生活,萨顶顶到一家餐厅端盘子。餐厅有一台旧钢琴,一次,萨顶顶在休息的时候弹了一曲《肖邦舞曲》,把大家震住了。老板灵机一动,叫萨顶顶专门弹琴。

 

  2000年新年到了,十分思念女儿的父母执意要来北京看望萨顶顶。为了不让父母发现自己过得窘迫,萨顶顶请朋友去外面临时住几天,她和父母住进朋友的房子。几天后,恰巧那个朋友的表妹来了,她奇怪地问萨顶顶:“这不是我表姐的房子吗?你们怎么住在这里?”顿时,萨顶顶父母明白了女儿的艰辛。萨顶顶扑进母亲怀里,委屈的泪水倾泻而出。哭过之后,萨顶顶仍然坚强地说:“我还是想在北京发展,不然,我没有脸回老家。”

 

  幸运的是,萨顶顶在2000年7月考取了解放军艺术学院首届通俗唱法本科班。2002年,参加第九届CCTV歌手大奖赛,获得专业组通俗唱法比赛第二名;2004年7月,签约唱片公司,推出了第一张个人专辑《自己美》;同年,顺利地出现在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的舞台上。

 

  成功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萨顶顶的出场费很快达到几万元,有了自己的跑车、私人助理。在很多人看来,她更大的辉煌似乎就在前方,只要稍微努力,就能抵达了。只是,萨顶顶一旦沉静下来,以一种客观的角度审视自己时,她觉得快乐不起来。她不喜欢那样的自己——头发烫成钢丝状,穿着皮衣皮裤,指甲染得鲜红,参加演出时要活蹦乱跳,做热力四射状,她尤其不喜欢自己的歌声。


 

  一名歌手,不喜欢自己的歌声,那是什么样的感受?痛苦的萨顶顶尝试着和唱片公司老总沟通:“我可不可以不唱这种垃圾歌曲?我能否制作一些自己喜欢的音乐?”老总瞪大眼睛看着她,像看外星人一样:“你疯啦?你知道吗,有多少人羡慕你的成功?有多少人想方设法想打败我们,你知道吗?”

 

  行游天下的“顶顶”女孩

 

  就在萨顶顶事业蒸蒸日上时,人们意外地发现,所有关于她的消息一夜之间消失了。2005年年底,萨顶顶毅然离开了唱片公司,离开了炫目的舞台。她做的第一件事是卖掉了别墅和跑车,怀揣这笔钱开始了如吉卜赛女郎一样的自由生活。其实,在出发前,她也不明确自己想唱什么样的歌曲,只是明确知道自己不喜欢现在的状态。而这种迷惑,在她的一步一步的旅程里得到了解答。在印度,她痴迷地学习梵文,那从心底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旋律,让她热泪盈眶。她开始懂得,歌唱是一件多么自然的事情,不需要舞台,不需要炫目的灯光,甚至也不需要歌唱人有一副好嗓子!只要有一颗还能感知、还想表达的心,谁都可以歌唱!

 

  萨顶顶的旅途是艰苦的,其间有过住不起旅馆只能在火车站过夜的窘迫,也有过在深夜的街头差点被人抢劫的险境,更有过在陌生的旅馆连续高烧几天的惨况。可是,因为每一天都被创作的冲动激荡着,被一种最具风格的音乐前景鼓舞着,物质生活的艰苦已经被她忽略了。2007年5月,一位朋友问她:“你能告诉我你在旅途中经历过的困境吗?”她想了好久也想不起来,笑了:“困境?没有,没有啊,只记得每一天都是那么开心!”在旅游的过程中,萨顶顶积累了大量的作品,想重新回到歌坛。不为别的,她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什么才是优秀的音乐,她想让那些感动过自己的旋律能够感动更多的人。


 

  2008年,重回北京的萨顶顶加盟了一家文化公司。同事们经常看到她在工作室寻找灵感创作的身影。她细细的腰,纤弱、苍白的手指,还有卷卷的长发由一侧纠缠不清地垂下来。这时的萨顶顶,不管是穿着25元一件的纯棉T恤,还是缀满珠珠的吊带长裙,都显得美丽动人、充满灵气。此时的她像戈壁上的一株小苗,在乐坛摇曳多姿。

 

  9月14日,萨顶顶作为亚洲区唯一代表赴日本东京参加世界年度峰会,她精湛的演唱感染了100多个国家的唱片代表。9月底,萨顶顶奔赴西藏阿里地区国家一级保护区古格王朝遗址,与中央电视台摄制组一起拍摄大型MV《万物生》。2009年4月,萨顶顶凭借《万物生》一举拿下“英国BBC世界音乐大奖”,成为该音乐节上100多年来出现的第一张中国面孔。

 

  自做衣服的快乐“宅女”

 

  在萨顶顶的心里,也涌动着细腻的情怀。她写过一首歌曲《锡林河边的老人》,借此怀念已逝的外婆。反复修改多次后,萨顶顶仍然觉得歌词无法承载自己深厚的情感,干脆在录音棚咿呀自语,竟如天籁。唱了两遍,音调几乎一样,在场的人一致认定“比中文版好”。

 

  外界的褒奖,与萨顶顶平时的刻苦是分不开的,夜深人静时,她总把风油精涂在眼皮上;多少个早晨,同事们看到她趴在工作室的案上睡着了。萨顶顶跟别的女孩不太一样,很少逛街,背的布包都是自己做的。她很喜欢那些原始的东西,因为她觉得它们跟别人的都不同。


 

  “合上双手,只愿做尘埃。”萨顶顶靠着至爱亲情,涤荡了世间“惹尘埃”的心灵。同时,她尽量在音乐里呈现这样的意境:异域古国的壮阔辽远、哈达飘于天际的灵动华美……这位有着即兴创作和演唱天分的姑娘,靠着自然流淌的呢喃之声“说服”了世界。

 

  举行个人演唱会时,萨顶顶总是头戴华丽的头饰、身上满是精美的佩饰和民族风格的艳丽服装,或大红,或鲜绿,这些装束也成了她音乐之外被人记住的标记。一次,朋友在休息室里寻找萨顶顶造型师的身影,试图打探她的造型是如何设计出来的,她却语出惊人:“一般演出都是我自己化妆,想怎么化就怎么化,说我装神弄鬼也好,说我漂亮也好。”当朋友不经意地问起她有多少件演出服时,萨顶顶笑着说:“我没有多少件演出服,成本也很低,因为这种布在市场上可以买得到。你看,这个就是窗帘穗子做的。”

 

  事实的确如此,萨顶顶平时和演出时佩戴的耳坠、项链,都是自己亲手制作的。在生活中,萨顶顶可以“宅”在家中一个多月。家里有一台缝纫机,没事的时候她自己动手,做出一件又一件漂亮的衣服。萨顶顶觉得,手工制作也是一种休息,那时脑子里什么都不用想。

 

  2011年3月1日晚,2010华鼎电影盛典群星晚会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举行。萨顶顶凭借电影《锦衣卫》主题曲《锦衣卫》力压群雄,获得华鼎电影奖最佳主题曲奖。晚会现场,众星云集,星光熠熠。萨顶顶身穿瑰丽的服装,一出场就成为现场的亮点,与颁奖嘉宾宣读的评语如出一辙:“萨顶顶的歌声,流淌着世界音乐风格的曼妙旋律;萨顶顶是个可以与自然对话的女子。”

 

  面对迎面而来的鲜花,萨顶顶笑言:“我是幸运的人,可以唱自己喜欢的音乐,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很开心。要相信自己的判断,相信自己的选择。感谢自己当初有勇气放弃名利,赢得自己想要的结果。人生,真的是有舍才有得。”


 

  28岁的萨顶顶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在她的身上你看不出一丝的犹豫与徘徊:不满终年走穴,她毅然改头换面,从名字到造型,从曲风到路线,完全不同的两种人生在她身上毫不留痕地分隔开来。也许你会夸她聪明,因为她的成功模式意外得更像是精心设计;也许你会骂她虚伪,但她的东方标签却的确令西方瞩目,令世人惊叹。但所有的一切,都被信佛的萨顶顶抛之脑后,究竟身后留下的什么,她情愿“由它去吧”,是骂声,她坦然;是祝福,她感恩。

 

  孤身“北漂”的坚强女孩

 

  1983年12月,萨顶顶呱呱坠地。她的父亲是河南人,母亲是内蒙古人。3岁时,萨顶顶离开父母,跟着外婆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市生活。萨是她外婆的姓,顶顶是她的小名。那里草原广阔,人们在蓝天白云下惬意地生活,一边挤羊奶一边大声唱歌。萨顶顶头发乌黑发亮,眼睛大而有神,如一个小精灵。

 

  6岁时,萨顶顶回到河南平顶山,从小学到初中,她的成绩一直很优秀。16岁时,萨顶顶如愿考进了当地一中的艺术特长班。高中即将毕业时,她有了想去北京闯一闯的念头,可是,父母坚决不同意。第二天天没亮,萨顶顶留下一封信后,便匆匆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