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ds:女孩子不玩乐队的原因是她们觉得自己太笨

八卦
大家好,今天的话题是:Hinds:女孩子不玩乐队的原因是她们觉得自己太笨 欢迎大家阅读。







“我住在市中心,这里平常跟伦敦的牛津大街一样热闹,”Hinds乐队的主唱卡萝塔·科西亚斯(Carlotta Cosials)说道,她把电脑换了个角度,让摄像头对着客厅的窗外,向NME的记者展示着如今的马德里的街道有多么空旷。


“我在慢慢适应这种寂静,”她补充说,然后问乐队成员安娜·加西亚·佩洛特(Ana García Perrote),“你习惯了吗?”


“不好意思,我可喜欢了,”安娜回答道,“我最不喜欢我房子的一点就是外面的噪音,(疫情)给我唯一的好处就是我可以好好睡觉了,而我正在休息。”







Hinds乐队


NME通过网络电话采访了位于马德里的两个Hinds成员,由于肺炎疫情的影响,她们已经被关在家里差不多快三个星期了,这支四个人的西班牙独立乐队(其他两位成员是鼓手Amber Grimbergen和贝斯手Ade Martin)原定于2020年4月3日推出第三张专辑《最佳诅咒(The Prettiest Curse)》,但眼下的情况,他们不得不把发行时间推迟到6月后了。



这是Hinds的第三张专辑,前两张分别是2016年的首专《Leave Me Alone》和2018年的《I Don't Run》——在那张专辑里她们往喧嚣的车库摇滚里加入了热烈的hook和超级大型的合唱。



Hinds的音乐会让你想起The Strokes乐队那样咆哮的旋律,再加上乐队那股子谁都不鸟都态度,那是一张30分钟的混乱之作。总而言之,Hinds一直都是最适合在阳光下跳舞的背景音乐,唯一的遗憾是,我们现在没办法在音乐节上握着酒杯跳舞。



尽管被关在家里,但是乐队一直都在忙,卡萝塔告诉我们:“我们所过的隔离生活不是那种‘哦,我们该怎么打发时间’的那种,我们一开始就决定了,在这个隔离的世界里我们要做好我们的本职工作,因为我们能提供的最好的东西就是我们的音乐,所以我们专注于此。”


因此,她们开始为她们的歌迷来制作歌曲教程,在Instagram上跟歌迷们聊天,并且一丝不苟地制作着演奏视频——这意味着每个乐队成员需要独立录制自己的部分,而卡萝塔则“花了100个小时来剪辑这些视频”,就像他们为NME制作的《Good Bad Times》的特别版本一样。




这对乐队来说是个新的挑战,因为她们得把她们的歌大卸八块,然后分解成为教程。一开始她们对此有点儿疑虑,因为“我当时想,这挺简单的啊,也许我根本就没必要解释,”安娜这么说。


“但是后来我想起了我们小时候学乐器的感觉,尤其是作为小女孩学乐器。所以我把一切讲解得尽可能的慢,这样就不会有任何人觉得自己太笨。”



这个事儿真的触动了安娜的心坎儿:“我觉得女孩子们不愿意学乐器和玩乐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她们觉得自己很笨,感觉像是‘哦,我落后太多了,我的朋友们都已经很棒了,我不想再学了。’所以我觉得我们把容易的也好,难的也好都好好的解释一番真的很有用,如果我在13岁的时候看到这样的视频,一定会对我大有帮助。”



乐队的视频教程大受欢迎,乐迷们也纷纷上传视频分享他们学到的新技能——其中有很多都是女孩子。然而,除了制作视频教程和线上演出以外,Hinds最操心的还是她们的新专辑,她们不得不把她们的新专辑《最佳诅咒》推迟到6月发行。



卡萝塔和安娜都对此表示失望,但她们坚持认为,她们做了正确的选择。


当时,当她们的专辑接近预定的发行日期时,随着西班牙进入的封闭状态,她们开始对是不是要在社交媒体上推广这张专辑产生了疑虑,正如安娜所说的那样,“现在不是谈论新专辑的时机,而且也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宣传一件原意是让人快乐的事情。”



此外,乐队成员们还需要照顾他们的家人,贝斯手Ade Martin一度感染了病毒(他们现在都已经康复了);安娜的父母都是医生,他们被叫去医院工作——因此,Hinds决定把她们的专辑发行时间推迟。


《最佳诅咒》的发行时间被推迟到了6月5日,但Hinds不知道如果肺炎疫情继续的话,她们是不是会被迫再次推迟。安娜说:“现在,你只能做好自己的计划,但假如情况有变……那你也只好随机而动。”



这张专辑是Hinds在布鲁克林录制的,在录制的过程中她们玩得很开心,因为这是她们第一次不必赶着在巡演的间隙匆匆忙忙地完成录音。


安娜解释说:“我想这是因为我们对录音室更熟悉了,并且也更习惯了录音室的环境,这让我们贼特么享受录音的过程。”



这张专辑对Hinds来说也是新的声音,在2018年的《I Don't Run》里,她们创作了一张只使用核心乐器(吉他、贝斯、人声和鼓)的专辑,但是在这张新专辑里,她们引入了很多新的声音。她们加入了合成器键盘,并且接受了她们之前一直很抗拒的流行旋律。


卡萝塔说:“多年以来我们都一直很害怕流行音乐,但我们一直都在做特别棒的流行旋律。每次当我和安娜一起制作旋律的时候,我们会想‘这很不错但是太流行了’,然后我们就会避免那样。”



这张新专辑的另外一个不同点是,从音乐和歌词上,乐队都拥抱了西班牙传统文化。以《Come Back and Love Me <3》为例,这是一首伤感的芭乐,不仅使用了弹拨的西拔牙吉他,歌词也在英语和西班牙语之间切换。



安娜笑着说:“从声音上来说,那首歌是个意外,当我们突然写下了《Come Back and Love Me <3》的时候,我们突然意识到‘艹,我们刚刚好像写了一首浪漫的西班牙民谣!’”


改用西班牙语演唱的这个选择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在开始了她们的音乐生涯以后,Hinds意识到她们从来没有用她们的母语来创作过,所以她们想要改变这一点。



安娜解释说:“我们用英文写歌的时候其实有特码的一套流程,我们会碰个面,喝个咖啡或者喝个啤酒,然后用西班牙交谈,但当我们真正开始写歌的时候,我们就会切换成英语。我们从来没有用西班牙语写完一首歌然后翻译成英语的。”


她们并不是故意选择的英语,而是Hinds受到了她们自己很喜欢的一些英语乐队的影响,在她们的早期作品中,她们深受浪子乐队(Libertines)的影响,这种影响从乐队诞生就开始了。


安娜说:“当你想要模仿你崇拜的某支乐队的时候,最接近的声音就是使用英语。”



随着她们用西班牙语创作的时间越来越长,她们发现她们越来越喜欢上这种感觉了,因为这会给她们带来更强的认同感,安娜说:“我们现在更有自我意识了,而且有更多人在听我们的歌了。我们想‘去特码的,我们就这么做,我们可以做我们自己,用西班牙写歌更有个性。’”


她是对的,《最佳诅咒》可能会是Hinds迄今为止最强大的专辑,这张专辑充满力量,有独立摇滚的震撼力,是一张适合在拥挤的、汗流浃背的地方大声演奏的专辑。


Hinds打算在安全的时候再重新上路巡演,目前她们的期望是在2020年的秋天开始演出。虽然目前来看,即使是到了6月,我们也不太可能听着《最佳诅咒》,举着酒杯冲进Mosh池里——但至少我们可以在耳机里听着这张专辑,然后假装我们在参加巡演。



references:

https://www.nme.com/features/hinds-interview-the-prettiest-curse-2651062

尾语:关于Hinds:女孩子不玩乐队的原因是她们觉得自己太笨 今天就先讲到这里,更多爆料资讯,请关注骚爆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