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一片骂声中,它还是成了娱乐圈标配…

八卦
大家好,今天的话题是:唉,一片骂声中,它还是成了娱乐圈标配… 欢迎大家阅读。

暑期档越来越近,各大平台齐发力,从《三叉戟》到《隐秘的角落》,推出了各式各样精品好剧。

网剧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不管是质量、配置、还是观众的话题度,都不输任何在各大卫视播出的上星剧。

更是有上星剧不具备的特有功能,超前点播。

花钱一键解锁大结局,戳中了不少网友,现在这个讲究即刻满足的时代,谁还有耐心在卫视上看一播能播好几个月的电视剧呢?

慢慢地,超前点播快成了网剧的基本配置了。如果哪部网剧没有超前点播,反而稀罕


 01 超前点播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超前点播这个概念,是从去年夏天爆款《陈情令》开始玩起来的。

2019年8月7日,腾讯视频宣布会员花30块能提前看大结局。截至第二天中午,超250万会员花钱解锁,总销售额超7500万。


后面虽有试水,但真正引起大范围争议还是要等到年末《庆余年》。

和《陈情令》点播大结局不同,总体量46集的《庆余年》还没播到一半,爱奇艺、腾讯视频俩平台便联手超前点播。
 
简单理解的话,超前点播面向视频网站会员,目前市场价大多为每集3元。只要你愿意多花钱,就能比不花钱的会员、非会员用户多看剧、先看剧。


一方面增加了观剧成本,毕竟要想超前点播,首先你得先花一笔钱成为会员,然后再另花一笔钱点播后面的剧情;

另一方面则让一部剧的观看周期变得参差不齐,网友们的讨论和剧集的话题仿佛有时差。

以《隐秘的角落》为例,目前非会员普通观众能看2集,会员看6集,超前点播就能直通大结局,12集全集任你看。


就导致了有人只看了两集,有人已经看完大结局。网上各种讨论剧透满天飞,为了不剧透,要么去看超前点播,要么就不参与讨论。
 
再比如前段时间热播的《传闻中的陈芊芊》,5月18日首播,一周更新四集,全集共24集,播出周长应该是6个星期。

 
但6月1日超前点播后,当天晚上网友们就开始讨论大结局,#韩烁黑化##韩烁死了##陈芊芊大结局#等都是热门词条。
 
上个星期也只是尊贵的会员们迎来收官,关于大结局又讨论了一波。而至今普通用户还差4集才能看结局,不知下周播完以后,韩烁是不是又要上一波热搜。

然而,这对于看完超前点播的人来说,仿佛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

去年《庆余年》开启超前点播时,不少人担忧会不会引起视频平台一股超前点播的风气,现在看来,担忧成真了。
 
据艺恩数据6月16日网络剧日榜,上榜的10部网剧中,除了《失踪人口》外,其他网剧都走上超前点播的道路。
 

这其中有偶像剧,有服化道比较简陋的典型性网剧,也有高配置的精品口碑剧,涵盖多个平台、各种类型。
 
不可否认,超前点播终于从一个新鲜事物成为常态。

而这中间仅仅过了一年而已。

 
02  并行之下,畸形的版权环境


超前点播刚兴起时,不仅喜提《人民日报》点名——吃相难看。
 
观众也是强烈抵制,其中一名用户吴某更是将其直接将爱奇艺起诉至法院➡️视频网站别再乱收费了!不停薅羊毛的吃相,太难看了
 
6月2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了爱奇艺《庆余年》超前点播案,这场耗时半年的官司以以爱奇艺的败诉告终,判决如下:
 
超前点播行为构成违法及违约,被告(爱奇艺)需向原告(吴某)连续15日提供原告原享有的vip会员权益,并赔偿原告公证费损失1500元,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对此,爱奇艺回应会继续完善产品和服务,并表示“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


颇有几分“我们没错,下次还敢”的意味。
 
的确如此,爱奇艺表面上虽然败诉了,实则跟赢了没什么两样。
 
这样的判决没能给这位视频门户大佬带来什么影响,更是某种意义上让“超前点播”这个行为合法化,更让其他视频平台看到了——官司败诉了最坏也就是这么个结果。

随后爱奇艺修改了《爱奇艺VIP会员服务协议》,说这么多就一条:会员服务协议仔细看,只要购买了,就视为同意协议内的全部内容。
      

下面还有关于服务内容变更的条例,就是怎么收费玩法怎么变,由平台说了算。
 
真·霸王条款。
      

且不论有多少人会在开通会员前逐字阅读这份费尽心思修改的《爱奇艺VIP会员服务协议》,单是就超前点播这件事,大伙态度也与一年前也有了很大不同。
 
吴某去年以一人之力告爱奇艺的时候,还有很多人拍手叫好,表示坚决不会给割韭菜的平台送钱,支持吴某以法律手段正当维权。
 
可如今一部分观众慢慢适应了这样的不平等条约和乱象,从一开始的抵制,到现在见怪不怪。

已经有网友“认输”,默默地超前点播了 ⬇️


碰到好的剧集,已经不再介意了,甚至直接@平台“跪求”超前点播了。

  
还有一部分的观众直接相约网盘——会员价格逐渐升高,但会员权益却一再贬值,劝退了不少人。

  
然而不管哪种习惯,都是对版权秩序的伤害——
 
平台没有个严谨的收费规则,用户任人宰割;网友们一气之下重拾“白嫖”心态,版权意识一朝回到解放前。
 
从视频付费会员兴起,再到如今的超前点播成为常态,对于平台而言,初衷都是为了打击盗版,保护版权。
 
然而一通操作猛如虎,一方面是视频平台各种明目的会员费叠加,观众的羊毛一薅再薅,另一方面是盗版网盘满天飞,这就是如今的影视版权环境。


03  观众反对的从不是超前点播

 
保护版权,人们都乐意贡献力量,如今为何却造成用户纷纷反水?
 
反对的从来不是版权付费,而是平台缺乏契约精神,会员权益说改就改。
 
比如部分会员心理是不想看广告,即使有广告也能选择跳过。但视频平台的套路是先玩起文字游戏,开会员前, 广告时间X秒;开会员后,会员福利时间X秒。

再是开辟各种花样玩法,跳过了片头广告,却躲不过“小剧场”式的中插广告,不允许用户主动跳过进度条。
 
看都看了,还差那几秒吗?

  
会员权益由免广告变成了少看广告,再加上超前点播兴起,会员权益缩水更严重了。
 
当人们开始习惯了为超前点播付费后,平台又开启“无限套娃”的圈钱模式。

5月23日,爱奇艺在黄金VIP会员之上再推出了“星钻VIP会员”,原有的黄金VIP连续包年218元,而星钻VIP连续包年定价398元,只要购买了星钻会员,就可以免费观看超前点播和付费电影
 
对此,观众的反应是这样的 ⬇️
     

不少网友就调侃,星钻VIP之后,我们离月钻、太阳钻、银河钻、宇宙钻还会远吗?
 
观众不是不想为内容付费,前提是内容足够好,然后是付费付得舒心。
 
如今的网剧逐渐从段子剧变成精品剧,制作水平肉眼可见上升,观众们也看到了这一点,也是愿意为这样的诚意掏钱支持的。

从内容生产上来说,平台越来越优质。但从用户服务上来说,平台却越来越让人失望。
 
当会员的差别感越来越小,实际权益和心理预期天差地别,会员越来越不值钱。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不会再购买了——因为这付费付得并不舒心。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宁可翻墙也要给网飞送钱,可以看真4K,可以看不删减内容,可以不用重复购买,可以真正免广告,没中插、没贴片、没创口贴的那种。
     

如今的视频平台不再是搬运工,而是内容生产方和内容中介,内容成本高但会员收入低。
 
不得不说,剧集的质量提升和巨额投入直接挂钩,而内容投入的承担者不仅是片方,还有各大视频平台。
 
比如,2020年第一季度爱奇艺的内容成本达到了59亿元,其中,日益高昂的版权费就占很大一部分。
 
这些年,影视剧版权费可谓是几何式的增长——2006年,《武林外传》80集的网络版权仅售10万,2015年的《芈月传》的单集版权费就超过了1000万,短短十年间有了几千倍的增长。
 
此前有报道称, 2017年优酷以1220万元单集的创纪录价格,拿下《长安十二时辰》的网络独播权。按当时60集的计划,版权费用达7.32亿。
 
虽然出品人表示,《长安十二时辰》带来了近千万付费会员新增,可相比大手笔的版权支出,只能说是杯水车薪。


从爱奇艺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来看,虽然会员收入持续增长,高达46亿,占总收入60%。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除芒果TV外,“优爱腾”均在亏损中。
 
相比之下,网飞的收入就几乎都来自会员付费,并且实现了盈利。
      

入不敷出,便想要开辟新的催生赚钱之道,平台这种心态可以理解,但却不是乱来的理由。
 
版权之路本就艰难无比,这些年的观众的版权意识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尤其是新一代的观众,已经不再因为心疼会员费了,从日益增长的会员用户数量和会员收入就能看出这一点。
      

但是平台们却等不及了,在年轻一代会员付费刚刚成为习惯以后,平台们就开始花样圈钱。
 
超前点播这种难看的吃相伤害了用户感情,适得其反,也伤害了这些年慢慢建立起来的版权意识。
 
版权秩序,靠的是观众和平台双方的信任和对秩序的维护。
 
不要让观众们又回到“白嫖”的年代,这于哪一方,都没好处。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



这里还有你想看的精彩






记得“在看”一下

尾语:关于唉,一片骂声中,它还是成了娱乐圈标配… 今天就先讲到这,更多爆料资讯,请关注骚爆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