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嘉丰:流水的时尚,铁打的初心

八卦
大家好,今天的话题是:高嘉丰:流水的时尚,铁打的初心 欢迎大家阅读。

现在大部分人熟悉的 “沉浸式音乐 cosplay 表演者” 是高嘉丰 10 年音乐生涯流变后浮出水面的新身份。2017 年起,他有意经营与之前地下音乐圈参与者截然相反的形象,用互联网时代的音乐语言高调发出“解放无聊”的直白宣言。一路到达今天的理念和心态,他花了不少时间。 

高嘉丰,2020,摄影:翁甜甜

高嘉丰的音乐兴趣始于青春时期的吉他弹唱,又因被电子乐高度集成的呈现形式吸引,以电子乐队成员、 DJ 、制作人、派对组织者等身份,于一零年代前便开始参与国内俱乐部场景。2014 年远赴纽约专攻 “音乐科技” 学科,萨克斯、笛子、手风琴、古琴等原声乐器演奏技艺傍身的他更多用即兴和噪音的形式探索声音艺术。现在打开他的豆瓣个人主页,点开 “过去” 的标签,你还能看到他曾经在众多实验音乐空间演出的历史。 

2014年,高嘉丰在美国伊利诺伊州 Bloomington 某个家伙的地下室和乐手 Ryan Hill 演出

一首《蹦迪治大病》成了他音乐人生涯的分野。没什么征兆,高嘉丰在 2016 年圣诞节前夜突然 “浮出水面” 。这首的士高“洗脑神曲” 曲调欢快洒脱,歌词童趣中掺杂无厘头,MV 画风 “贫穷” 又充满恶意卖萌痕迹。 “出道” 即迎来这样的阵仗再好不过:天南地北的大饼摊用歌词做起了宣传语横幅,输入法敲首字母就能自动联想歌名;互联网的广泛传播让大众发现了这位 “新人” ,甚至还给了名不见经传,YouTube 没播放量的新人 “机会” ,成为被台湾大歌星翻唱侵权的对象……

看到这里你会问,他靠着 “背叛自己” 火了么?这个问题中,火没火这一层不好说;毕竟流量和大众审美是瞬息万变的,没有持续金元投入谁也不能一直当顶流;但他这两年的确和张蔷、大张伟、朱婧汐等不同领域的明星都有过合作,实实在在扩展了自己涉猎的音乐领域和歌迷群体。至于从做“实验音乐”到搞“简单音乐”到底背叛了谁/什么,这是个有趣的角度。

你可以说高嘉丰现在的音乐就是对所有流行文化的模仿——他对这样的“指控”岂止毫不在乎,简直照单全收。不管是 trap 、vapourwave 、“艺术喊麦”还是现在的 hyper pop,他流水的创作模式用到了很多大众消费过的潮流风格做骨架。所以,“背叛”这个问题的关键来到了骨架内还有何物。 

区别于主流唱片工业炮制的爆款,高嘉丰完全掌控出品的细节,始终贯彻 DIY 精神。他比单纯的歌手们更懂自己在做什么,该做什么。从在纽约时期上台表演“说话”觉得不丰富就唱歌,到回国演自己的歌曲觉得没劲就自己做视频……“反正什么不够就补什么,什么不会就学什么”,他的初心没变过。与此同时,他的流行歌夹带了很多基于音乐实践和训练的特殊角度。作为持续产出的音乐创作者,他在万物间寻找联系。过程中,他一边怀念“快乐就是快乐,悲伤就是悲伤”的简明旧时光,又一边怀疑着时代强加于人的 “好、坏/高级、低俗/野路子、学院派” 二分法,陷入了矛盾困局。好在,灵光一闪,他反手将矛盾变为了现在创作的土壤。音乐生涯上的转变,与其说是他背叛过往的革新,更像是一种打开自己,接纳别人,释然入世的手段。

玩票 trap 的《有情怀的银行》里,冰冷的合成语音念起市侩讽刺的饶舌;《报菜名》中,不同地区的 rapper 用方言讲述地道饮食文化;高嘉丰的浪漫想象和偏门影响被丢到好消化的音乐形式里,让别人手舞足蹈的同时也给自己留足了玩耍空间。自此,音乐于他回归为一件惠人惠己的趣事。

地方美食香,方言说唱更香 

高嘉丰的全新专辑创作又是这样一次尝试。Hyper pop 这种高能流行风格被他信手拈来,同弥漫互联网的 emo 情绪与儿时幸福的游戏体验相结合,成了更为有层次,也更为全方位的作品——《幻爱锐舞会 Emotional Dance Music》。该专辑特殊版本包含了高嘉丰及其团队设计、制作的 “幻爱锐舞会:DIY Dance Kit”(含USB跳舞毯)。利用开源游戏软件 StepMania,他为每首歌亲自设计的三档难度关卡,让《幻爱锐舞会 Emotional Dance Music》成为一张真正意义上可以边玩边听的专辑。我们完全无法抵挡泡泡糖流行曲的攻势和跳舞毯上狂蹦的致命诱惑,于是邮件采访了他。

好消息,好消息,“跳舞毯回归啦!” 

Q & A

受访者:高嘉丰 (摄影:王玮)


从噪音团到现在 hyper pop 个人生涯的发展,是否可以简单概括为从“反潮流”到“抓住潮流脉搏”的根本性转变?你怎么解读自己的音乐历程?

喜欢你的简单概括。也可以概括成:从 “抗拒” 到 “拥抱” 。无论是性格还是心态上的阶段,现在我倾向于拥抱各种文化而不是抗拒,而流行音乐又有着这种不管不顾的拿来主义特质,所以是一个很适合我的东西。我会持续地把我平时爱听的各种偏门别类混合进流行音乐,比较算是一个自发的行为;而商业性的流行音乐更多是在寻找有商业潜力的亚种文化来收编/挪用/消费。两者的出发点还是不一样的。

能量或是信息 —— 你的音乐更注重传达什么给听众? 

我两个都要啊:1)充足的能量,2)再读一遍也能读出点新意的歌词信息。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又觉得,能量也算是信息。

在你的音乐创作与表达中,所有风格的实验、挑战是否只是过程?这个过程会不会迎来某种形式的终点 —— 对于你来说音乐进化有没有理想目标?

发过一篇文说,我做音乐就是不停的在模仿,从大家消费过的垃圾里找出我要的拼成一个新东西,然后想办法让这个垃圾机器人动起来。所以说我基本上就是在玩别人玩剩下的。只要有人在做新东西,我就继续玩他们剩下的就行了,所以不存在终点。和做当代艺术朋友的一起玩,听他们常常互相说的一句话是:“你这个想法别人‘做过了’“,把你放在艺术史的时间线上衡量着你的革新性。我倒是觉得,在音乐的世界里做“别人做过的”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喜欢写赋格,就算自知很难超过巴赫,也应该大胆去写。耳濡目染什么,喜欢什么,去做就对了,可以不用太去管艺术史(而是看重自己的个人历史)。我碰到过有的音乐学院教授挺一根筋的,学生的作品不够实验先锋解构就不让毕业那种。反正这种教授不会是我,我也不会去当教授。 

你曾经表达过,经营自己也像是个实验。目前这个实验的进展如何,有没有为你印证什么想法或是带来某些对音乐产业的新思路?

2017 年开始做歌手,到今天为止我还是没有签唱片公司,也没有出卖过作品的版权。也有幸和各种圈子的优秀的艺人合作过,包括张蔷、大张伟、直火帮、血男孩、9m88、朱婧汐等等。目前我的感觉是:我非常非常幸运,因为路上有非常多的朋友帮我。但这条路也非常非常难……不过越难就越觉得必须继续 DIY 下去。

亚文化分层越来越细微,各圈层间的对立也愈演愈烈。作为一名在不同场地类型演出,穿梭在不同场景的音乐人,你怎么看待细分、对立这些问题?

感觉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对立?那就祝 ta 们早日脱离优越感式听歌。我的角色像八爪鱼,这个圈子的人可以通过我知道一点其他七个圈子的情况,我还挺热衷于这样的身份。

制作新专辑《幻爱锐舞会》最大的挑战在哪?个人有什么突破?

最大的挑战是做产品 + 编写游戏。包括游戏实体的设计、打样、发货、客服一条龙服务……导致我已经大半个月没有碰 “做音乐” 这件事了,基本都在忙写游戏 + 做货。还好有朋友们以及一些网上的算法帮忙。突破?可能别人觉得我有吧,我自己感觉不到突破。

怎么看 PC MUSIC (注:hyper pop 音乐潮流推手)掀起的这轮审美风潮?

(大概是一种)流水的时尚,(但时尚不重要,重要的是一颗)铁打的初心。

「想直观感受 hyper pop ,可移步收听 嘉丰 之前为别的音乐 #听他们的# 栏目制作的 歌单 」 

PC MUSIC 艺人 QT (图片版权:PC MUSIC)

 Hyper pop 美学 —— 尽管表现很直接,甚至夸大 —— 总有一种超现实,或者说,含混不清的意味。你为什么选择利用这样的音乐/艺术形式反映自己很生活化的主题?这中间有什么样的思考?

我一直很喜欢关于“永远”“完美”这些词,因为难以实现,但是又很憧憬。我觉得在今天的时代,对你喜欢的人说一句“我爱你”需要的勇气,比骂这个世界一句“王八蛋”需要的勇气大多了。所以你说的这种美学其实是很浪漫同时又极端的东西。我的生活也挺类似,因为我学不会很多成年人世界的东西,包括情感人际游戏,所以很多时候碰到墙壁,这个时候就想大喊出“可爱没用”这样类似的口号吧……

《陪你玩手机》这首歌的灵感来源?

我觉得任何打过10个小时以上微信语音电话的人都能懂。有时候哪怕是开着语音不说话,对方那边的环境噪音都是一种浪漫的陪伴。

怎么和 felicita 搭上线的?

他在上海呆了快一年多了,我的工作室刚好是在他隔壁,基本每天都会打照面。有一天聊着聊着就发现我们的根源都是独立/实验性的音乐,而我们目前又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做着流行音乐,并且有很多共同的理解。所以一拍即合就合作了呗。不过今天他刚好从工作室搬走,要准备回英国了。 

PC MUSIC 艺人 felicita 为高嘉丰新专辑中的歌曲制作了 remix

AKINI JING、felicita 和你在创作/制作方面是怎么分工,又是怎么互相影响对方的?

因为朱婧汐(AKINI JING)和我不在一个地方,所以和她合作一般是我把所有音乐+歌词写好给她,她录好人声发回来给我。因为考虑到朱婧汐现在的独特人设,我写她部分歌词的时候代入的是一个“聊天机器人”的视角。felicita 则是拿到我成品音乐的所有分轨和 MIDI 文件来制作 remix,这次《陪你玩手机》就是按照这样的流程创作的。

“聊天机器人” 朱婧汐 

舞曲让人起舞的功能性是你在创作这些歌曲时最先考虑的么?

(喜欢这个问题)舞曲天然的功能性棒极了!它不只适合聆听,还适合家务和健身(当然更适合跳舞毯)。大家对舞曲的刻板印象就是 party、很 high,可我想做一些情绪化(emotional)的流行舞曲。它既能让人起舞,但它的歌词又(或许)能触动到舞池里人们心中的脆弱部分,但又不影响跳舞,可以一边 emo 一边跳舞。

你和上海以及全国的俱乐部场景联系紧密;你的表演形式和俱乐部是天然契合的关系,还是有因为场地的性质做过特意调整?

哈哈哈,没有那么多特意。我最开始在美国做一些说话加唱歌的表演,回国以后就开始自己写歌,然后表演的时候觉得台上东西有点不够就开始自己给自己做视频……反正什么不够就补什么(懒得找人),什么不会就学什么(反正不难)。最后就慢慢形成了大家看到的这种单人 DJ + VJ + 唱歌然后玩玩梗这种模式。

跳舞毯周边真是太有诚意了。怎么想到,实现的?过程中有什么趣事能分享的? 

一直都很喜欢DDR(Dance Dance Revolution)这个游戏,但它是个商业游戏不能让我自由篡改。有一天晚上机缘巧合看到 StepMania 这个开源软件,觉得挖到宝,竟然能自己来设计游戏舞步,而且还有这么大一个用户社群可以分享。于是一路顺藤摸瓜下来,就决定给专辑做一个配套游戏。刚好很多我身边同龄人不少人会有跳舞毯的情怀,而 00 年左右出生的朋友对跳舞毯又是陌生好奇的,跳舞毯的音乐对我的影响也很大。一起满足!

DDR 机台,高嘉丰年少的梦

你最擅长跳自己的哪首曲子,小时候又有什么杀手锏曲目是每次玩跳舞毯(机)必跳?

专辑里我最擅长跳《可爱没用 Y4K Mix》!这首几乎就是为跳舞毯打造的泡泡糖音乐。小时候我其实玩很烂,一碰到高难度就乱了。这次我们也会给大家设计简单/中等/困难等三个难度级别,新手可以循序渐进,想锻炼减肥的人可以选中等难度出出汗,高手可以直接挑战暴走模式!

专辑《幻爱锐舞会》已于7月3日正式发布,另有跳舞毯套件捆绑套装可供选择!

网易云收听 完整专辑

跳舞毯购买方式:关注公众号 gaojiafeng+,点击下方 “周边售卖”

// 采访:Ivan Hrozny

尾语:关于高嘉丰:流水的时尚,铁打的初心 今天就先讲到这,更多爆料资讯,请关注骚爆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