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秀,分赃不均?

八卦
大家好,今天的话题是:选秀,分赃不均? 欢迎大家阅读。

女青和创成团后,也是话题不断。


前有女青总决赛直播未修音大量翻车。


plmm们的唱跳宛若大型车祸现场,尴尬的能让人用脚趾抠出一个三室一厅,拿得出手的表演少之又少。



等到直播结束,有不少吃瓜群众想凑热闹听听车祸现场。


可节目放出来的时候,早就修好了音。


更夸张的是,都不像修音,像重新配音。



还有成团后虞书欣赵小棠,舞台划水惹争议。



后有创造营皇族诞生,哪怕张艺凡跑调跑到修音都救不了,


仍然可以七位出道。



谁看了不说一句,资本真牛。


现在的选秀,舞台梦想成了一种旗号,选手出通告为了刷刷脸蹭蹭热度,节目组搞些热搜捞点赞助。


会不会唱歌跳舞不重要,互利共赢才是关键。



女青的话题担当虞书欣,以前就依靠着公司的资源,出演了《下一站是幸福》《我的奇妙男友2》,还录制过综艺《一年级》。


她作为一个演员,练习时间很短。


在舞台上可爱有,表情管理有,可实力差一大截。



但她依靠着拍戏积攒的粉丝群,人气仍然可以吊打绝大多数练习生。


导师也得夸她,你真勇敢!



现在虞书欣拿着女青第二名的成绩,出道成团,有了热度、又有影视资源,她马上又要进组了。



现在的选秀,不像一场唱跳爱豆厮杀的舞台,更像出一次增加曝光的通告,等待着从天而降的流量热度。


然后几个人捆绑成团,在合约期内疯狂接代言赚钱,你好我好大家好。


2018年,被称为“中国偶像元年”。


与韩国《produce101》类似的选秀节目爱奇艺《偶像练习生》开播,所有选手出道,均由观众投票产生。


这一届中有100位练习生亮相,乌泱泱的小哥哥,不同类型、各色性格的偶像,满足了追星少女全部的需求。


与此同时,产生了顶级流量蔡徐坤,而他恰巧是个无依无靠的个人练习生。



原本是各家经纪公司间的斗殴被蔡徐坤的出现打破了平衡。


蔡徐坤之前被公司耽误了发展,粉丝害怕他再次受到伤害,出现了断层式票数。


这算得上粉丝战胜资本的一场胜仗,也让整个节目爆红。



但金钱的热流是最敏感的,哪里红,哪里就如蝗虫过境。


互联网手中捏着用户大数据,他们的钱更快准狠。


偶像练习生结束两周后,腾讯视频《创造101》相同模式的选秀接档播出。


再次往娱乐圈输入了101位女生爱豆,这次各方博弈开始撕台面上了。


这场选秀里,有训练多年的孟美岐、吴宣仪,这样从小训练的练习生。


还出现了杨超越这类不懂音乐,找不到节奏,更不会跳舞的"唱跳偶像"。



他们只要靠着一些励志的言语,或在镜头前哭诉一番身世遭遇。


只要有粉丝买账,需要粉丝和话题的综艺、代言、影视剧都能安排上,忙都忙不过来。



这时各方博弈圈钱的血盆大口,已经毫无顾忌的张开了。


成团之初,乐华娱乐和麦锐娱乐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


孟美岐、吴宣仪、张紫宁三个人将退团,已提出解约。



洋洋洒洒的全文,翻译过来其实就几个大字:


钱,分的,我们不满意。



即便两家捆绑联合,跟腾讯视频的体量比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于是钱更多、背景更大、脾气更暴的鹅,赢了。


被带走的艺人也乖乖送了回去。


除了经纪公司,视频网站,品牌方也从选秀分走了一杯羹。


品牌用零风险的方式,打出了流氓新玩法。


谁家买的代言多,谁就是代言人。



粉丝拼命集资,个别家的销售额高达7位数,可能代言费都没这么多钱。


品牌转嫁了代言风险,而这时,唱跳表演等专业能力已经不重要,只要粉丝能买,你就是最受捧的。


2018年,以偶像爆发的态势迅速在娱乐圈蔓延,偶像爱豆立刻抢夺了影视剧资源,品牌代言。


在偶练和101夹击下,还有《明日之子》第二季的81位男偶像,在夹缝中艰难存活。


资本的钱就是墙头草,风往哪吹往哪倒。


2018年的偶像红利被吃干抹净,2019年偶像选秀更杀红了眼睛。


2019年开年,偶练第二季《青春有你》开播,再次亮相了100位练习生新面孔。


练习生的规模就那么多,最优秀的练习生已经被收割了一波,接下来就要矮子里拔将军。


而是时候,已经出现个别练习1个月来参加比赛的选秀的选手了。




大量演员的涌入,经纪公司之间博弈的范围被扩大,场面更加激烈。


因为《延禧攻略》五阿哥,热度高涨的陈宥维,之前排名始终维持在前5名。


可决赛直播的时候,何炅念了一半的票数突然被叫停,镜头切换到其他地方。


再切回来的时候,能看到何炅从台下接了另外的信封,宣布陈宥维第八。



做人留一线,他日好想见的娱乐圈,陈宥维的经纪人和经纪公司,就差指着爱奇艺的鼻子骂黑幕了。



与爱奇艺《青春有你》对打的是,优酷的《以团之名》,又有100名男爱豆,进入了粉丝视野。


紧接着《创造营2019》99名男偶像,《明日之子》女生季,初选53人。


短短一年半时间,娱乐圈的大蛋糕里挤进了近500名男爱豆,150名女爱豆。


这些还不算上垂直领域的《中国有嘻哈》《乐队的夏天》等选秀综艺。



偶像一浪接一浪,后浪们就是韭菜。


韭菜在市场价码越来越高,使得越来越多的人不在乎韭菜长得好不好,只知道一茬一茬的拼命割。


还有一堆刚挤入种韭菜行列的人,为了尽快分得利益,用1个月时间就把韭菜催熟,已经下锅炒熟的韭菜也能捞回来重新卖。


或者干脆拿着蒜苗,告诉所有人,这就是韭菜啊!


以前资本控制较弱的偶像,至少还有一技之长。


国内的选秀偶像,超女 快男,可以称得上鼻祖。


像2004年的张含韵,2005年李宇春周笔畅的讨论度到达了巅峰。


在那个短信1块钱/条的年代,总决赛李宇春一个人获得了350万票。



这个体系下的选秀,一个个素人选手在参赛期间,就已经被签进了公司,分派给公司经纪人带着。


无论最后的比赛结果如何,都是公司的签约艺人,连艺人和经纪人的磨合期都节省了。



台里比赛,公司承接后续经纪业务,一条龙服务,至少内部没有利益冲突。


那个时候龙丹妮对于偶像的定义中,就已经忽略掉能力这一条了。



但还好,那时候没什么资本厮杀,都是同一个公司的人。


现在回头来看李宇春 周笔畅 华晨宇 张杰这些选秀出道的艺人,都成长为了国内一线的歌手。


无论唱功还是创作,都有出圈的作品傲立在娱乐圈,十年不倒。


资本参与度低,偶像的实力就强得多。



说到唱跳偶像,不得不从韩流开始说。


韩国的每家公司,都有严苛的练习生选拔考核制度。


首先要成为练习生,要经过层层筛选,大多数人连当练习生的资格都没有。


成为练习生之后,接下去是几年甚至十几年看不到希望的上课。


每天声乐课、编曲课、舞蹈课、形体课、礼仪课,安排的满满当当。


每周一小考,每月一大考,不合格就面临着被淘汰的危险。



当练习生的日子,用王子文的话来形容,就是对人的一种摧残。


每天几千米的长跑,甚至还有体罚,连去厕所都很困难,大腿青紫,根本蹲不下去。



到最后真正能组合出道的人,微乎其微。



所以这些能出道的爱豆,虽然业务能力会有高有低,但绝不会没有。


可我们的市场上,选秀频率越来越高,事情就不一样了。


资本可以造星,饭圈形成严格的打榜反黑一条龙,把偶像和粉丝安排的明明白白。


那些曾经信誓旦旦狂热于舞台音乐的偶像,圈到粉丝后,就游走在综艺和影视剧里捞钱,踏踏实实做音乐的人,屈指可数。


偶像变得可以不会唱歌、不会跳舞、不会演戏,


最后站得够不够高,就看脚下垫的钱够不够多。


所有现象的背后,都是人民币的故事。


令人无语

看】

尾语:关于选秀,分赃不均? 今天就先讲到这,更多爆料资讯,请关注骚爆料

标签: